亚搏体育官网

媒体揭秘华东理工研究生死亡:导师亦师亦商

调查: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之死,你怎么看?

导师亦师亦商的身份,异变的师生关系

5月23日,上海青浦区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厂房爆炸已造成3人死亡。5月23日,上海青浦区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厂房爆炸已造成3人死亡。

文 | 新京报记者李兴丽 谷岳飞 实习生宋佳

儿子李鹏的死让53岁的母亲陷入无尽的悲伤之中。

赶到上海后大部分时间,李鹏的母亲都在宾馆躺着,她一直说心绞痛、头晕,说不到几句话便闭上眼睛大哭:“我的儿啊……”

5月23日下午,位于上海青浦区练塘镇的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共造成近200平方米的彩钢板坍塌,包括李鹏在内的3人死亡。

李鹏是华东理工大学研二学生,事发工厂由他的导师张建雨独资成立。

华东理工大学早在2007年便明文规定,除学校允许外,禁止教师在校外企业进行实质性兼职,教师也不能作为法人开办公司。

这一规定并未对张建雨起到约束作用。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调查发现,除了上述事发工厂,张建雨还违规参股另一家位于上海的企业。同时,张建雨还参与了浙江一家企业的运营。并多次安排学生在这些工厂进行商业研究或实习。

事件背后,暴露出导师违规校外经商、违规带学生校外实验等问题,以及导师亦师亦商的身份所导致的师生关系异变。

“考研究生”

25岁的李鹏出生于河南周口市鹿邑县的乡村,他有一个大两岁的姐姐,大学毕业后已经结婚。

李鹏的朋友翟羽飞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因为李家出了两个大学生,在村里声望很高,但家庭条件中下等水平,“在农村,一个家庭培养出两个大学生,非常不易。”

翟羽飞说,李鹏父亲现在仍然在外打工,由于经济条件不好,李家的二楼一直没装修。屋里仅有的家具都是以前的老式立柜。

翟羽飞和李鹏是邻居、初中和高中同学。

在翟羽飞印象中,“他话很少,少到当几个人在一起玩,你甚至会忽略他的存在。”

朋友的描述中,李鹏几乎具有所有寒门学子的优秀品质:刻苦、勤奋、节俭。

李鹏和翟羽飞是高中室友,他记得,即使宿舍熄灯之后,李鹏也会拿手电筒在被窝里继续背单词。“他说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一个好的大学,给父母增光。”

李鹏的节俭同样令翟羽飞印象深刻,几乎整个高中时期,李鹏每顿饭都是馒头和白菜、土豆丝等青菜,“很少打肉菜,几乎不买汤喝。”

高考时,一直喜欢化学的李鹏考入郑州轻工业学院,学习化学工艺专业。

李鹏的朋友圈。李鹏的朋友圈。

郑州轻工业学院是一所普通二本院校。在翟羽飞看来,李鹏高考发挥失常,“他学习成绩排名在全校前100名。发挥正常的话,能够考取一所一本院校。”

翟羽飞选择了复读,他劝李鹏一起。李鹏说,父母年纪大了,家庭条件不好,不能复读。“当时,他说认命了,但我们觉得非常可惜。”

事实证明,李鹏对现状并不满意,他选择了考研。

大三时,李鹏和翟羽飞说,他要考上研究生,以后找一个“搞科研”的好工作,给父母分担压力。

姐姐李艳支持他的想法,考虑到家庭条件,本来有机会深造的她,将机会留给了弟弟。

“优先选合得来的导师”

2014年9月,李鹏考取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师从张建雨,主要研究蜡制品。

官方资料显示,张建雨为华东理工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年55岁,1997年进入华东理工大学任教至今。

在李鹏的大学同学们看来,从一所河南本地二本院校,考取上海211院校的强势专业,几乎是一种“飞跃”。

但种种迹象表明,李鹏的研究生生活并没有他想象中美好。

家人和朋友不断听到他说“忙”。

李鹏的母亲经常在晚上11点多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一直在做实验,太忙,几乎连洗衣服的时间都没有”。

读研究生后,李鹏没有再找家里要钱,他兼职三份工作。“其他时间基本都在实验室。”李鹏的好友陈涛说。

事发企业大门,事发后,有人用彩条布将大门遮住,其内一片狼藉。新京报记者谷岳飞 摄事发企业大门,事发后,有人用彩条布将大门遮住,其内一片狼藉。新京报记者谷岳飞 摄

处理与导师的关系也令他头疼。

今年3月初,翟羽飞向李鹏咨询考研选导师的问题。

李鹏给出一个建议:理论学术水平可以先放一边,“优先选合得来的导师。”

从今年3月到5月,李鹏向多位联系过的朋友表达过后悔读研的想法。他们分析,并不单纯的学习环境或许是原因。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调查发现,李鹏的导师张建雨亦师亦商。

工商资料显示,2007年4月,张建雨注册成立了发生爆炸事故的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2015 年6 月30 日,公司法人变更为张建军。多方信源显示,张建军是张建雨的哥哥。

此外,张建雨还违规参股另一家位于上海的企业。同时,张建雨还参与了浙江一家企业的运营。

李鹏家人及同学介绍,之前,张建雨曾多次安排学生在这些工厂进行商业研究或实习。

28日下午,华东理工大学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称,2007年,学校便明确规定,教师不允许在校外企业进行实质性兼职,个人也不能作为法人开办公司。“张建雨做这种事情,是瞒着学校和学院的。”

除了已经毕业答辩的研三师兄,李鹏是张建雨目前唯一一个在读硕士。多方消息显示,他曾不止一次帮导师接待客户洽谈业务。

论文

令李鹏最为焦虑的,是论文任务。

据其同学介绍,按照华东理工大学的相关规定,硕士毕业必须要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但李鹏已经研二,仍未发表。

上述同学说,几个月前,李鹏的研究取得重大突破。他在参考相关文献的基础上,找到一种新的配方,这种配方能使现有相变材料的储能得到提升。

所谓相变材料是李鹏研究的主要对象,它是指一种随温度变化而改变物质状态并能提供潜热的物质。

李鹏在学校实验室验证了自己的发现。据其同学介绍,李鹏这样的研究发现,已经够得上核心期刊的发表标准,但是大家一直没能看见李鹏的成果。

这之后的一天,李鹏神情非常沮丧,他和很要好的一位同学说:导师让他暂时不要发表(论文)。

“这实在太意外了”,这位同学说,一般而言,导师会鼓励学生多出成果,“阻拦”学生发表论文的老师并不多见。

事发企业的仓库,现场堆放了大量的化工原料。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炸开了房顶,房屋所有的玻璃都被震碎。新京报记者谷岳飞 摄 事发企业的仓库,现场堆放了大量的化工原料。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炸开了房顶,房屋所有的玻璃都被震碎。新京报记者谷岳飞 摄

另一位同学分析,导师张建雨之所以不让李鹏发表论文,或许是担心成果公布后,大家都知道这一配方,他的企业就丧失了先发优势,“张建雨不是不许李鹏发表论文,而是希望其延后发表——在此之前,他希望先在自己的企业实现工业化生产。”

在学生中间,张建雨校外办厂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在一位经常接触张建雨所在实验室的同学看来,张建雨“更像一个商人,不太关注学生的利益”。

多位华东理工大学的学生介绍,“张建雨投入很多精力在企业上”,和学院的其他老师相比,张建雨发表的论文较少,对自己带的学生,也不像其他老师那样上心。

常到李鹏所在的实验室借仪器的同级学生王玥发现,李鹏每次见到她总会问她论文发了没。“我说已经发了一篇,他就叹气。”

李鹏的同学、好朋友陈涛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按照正常进度,研二时,论文应该写了一半,或者已经刊发。除了担心影响毕业,李鹏的另一考虑是,文章刊发后,研三可以安心找工作。“他每次说发不了文章的事都挺无奈的。”

李鹏的父母也听到了儿子关于论文的“抱怨”。一天,李鹏给母亲打电话:“老师让我别写,但是我如果没有发表论文,肯定不能毕业。”

“那老师说啥就是啥,”李鹏的父母让儿子听导师的。

致命实验

5月23日一早,有学生看到李鹏走出宿舍,“上了导师张建雨的车”。

当天下午,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发生爆炸,李鹏和另外两个人在事故中身亡。

此前,陈涛曾提醒过他,在校外做实验注意安全。“在学校,有危险的实验一般都会有安全评估和防护措施”,但是到了工厂,就看工厂措施好不好,“导师不会提供什么保障,最多给你提醒一下注意安全。”

事实印证了陈涛的判断。

事发三天后,当李鹏的姐夫闫浩斌带着父母来到事故现场时,他们看到偏僻和荒凉:工厂距离学校整整50多公里,厂房是一小排矮房子,对面是很老的两层小楼,“就像我们家乡的家庭作坊。”

李鹏和其他工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尚待警方调查。但其家属怀疑,李鹏可能被导师要求进行了一次中试放大试验。

他们的信源来自李鹏的同学——这位同学接受警方调查时,听警方说起了事发经过。当时在事发现场,除了李鹏之外,还有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的3位工人,其中1个工人中途嫌气味太大,出门透口气而躲过一劫。

这位同学转述工人的说法:现场有3个装有化学试剂的桶,每个桶重20公斤,每个人负责一个桶,下面加热,上面搅拌,在搅拌的过程中,爆炸发生。

但此说法尚未得到上海警方证实。

公开资料显示,中试放大实验是实验室成果走向工业化生产的一个必须步骤,但其危险程度远高于在实验室中操作的实验,一般而言,如果没有老师指导,研究生不能独立承担此项实验。

李鹏的上述同学介绍,在实验室进行的实验都是几克级,如果20公斤说属实的话,那就放大了成百上千倍,危险系数也就相应地增加。

“研究生没有做这种实验的必要”,上述同学说,除非导师要求,研究生一般是不会去做中试的,因为实验室的数据足够发表论文。

28日下午,华东理工大学宣传部相关负责人接受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采访时说,“张建雨责任的认定要等待工作组最后的调查结果,如果他确实有违法违纪的情况,学校绝对不包庇。”

事发当晚近9点,李鹏的母亲收到一条学校的短信:您是李鹏的家长吗?李鹏做实验发生了事故,请尽快赶来上海,非常严重。

李鹏的姐姐李艳和丈夫开始轮流拨打导师张建雨的电话。当晚近10点钟,电话终于拨通。

“出事了”,张建雨告诉李鹏的家人。

“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个事纯属意外”,张建雨又补充一句:“纯属意外”。

张建雨随后挂断了电话。

(文中李艳、陈涛、王玥为化名)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