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官网

河北发生环保监管人员渎职案:用项目套取236万

□ 本报通讯员 李 刚

一边是中央财政下发环境保护专项资金的投入不断增加,一边是个别地方职能部门监管人员在环保项目资金使用管理中出现失职行为、渎职犯罪,致使国家财政被骗取。近日,河北省临城县人民检察院就查办了一起环保领域监管人员渎职犯罪案件,法院以玩忽职守罪,对祁某等5名被告人作出有罪判决。

套取专项资金

张某在临城县西竖镇下峪村投资20万元成立龙宇生态养猪专业合作社,就合作社“养殖场粪便沼气处理项目”申请中央财政环保项目奖励资金。其间,张某在申报材料中虚构合作社规模,号称合作社有8个养猪场,存栏规模达到3190头,总投资高达1180万元,并伪造了875万余元的虚假“存款证明”。

2012年3月,临城县环保局、县财政局工作人员在没有认真核实的情况下,盲目联合行文就张某申报项目逐级向河北省财政厅、省环保厅申请财政奖励资金。经主管部门批复,同年5月,同意奖励该项目资金236万元。

2012年8月,该项目开始施工。2013年5月,在未达到招标要求的竣工标准情况下,该项目施工结束。按照工程进度,临城县环保局、县财政局组织人员实地检查后,陆续向张某拨付财政奖励资金。

临城县检察院查明,负责该项目申报的临城县环保局时任副局长祁某、时任办公室主任路某,县财政局时任副书记田某、经济建设股股长贾某严重不负责任,未认真审查核实和实际查看张某上报的申报材料真实性;在项目实施中,负责项目监督实施、资金拨付审查、项目验收的祁某、路某、田某、贾某和另一临城县财政局科员严重不负责任,在财政局资金拨付过程中未认真监督审查项目建设规模和进度,未监督项目自筹资金的落实;在项目验收过程中未按设计要求进行严格检查,就草率通过项目验收,导致张某套取中央财政补助奖励资金236万元。

项目缩水验收形同虚设

相关办案检察官介绍,一些环保项目从一开始就建立在虚假的基础上,以套取财政资金为目的。很多为申请专项资金而刻意“上马”的环保项目,在建设过程中层层缩水,与审批申报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招标设计施工合同差距甚远,即使投入了专项资金,也达不到环保效果。

在张某的“养殖场粪便沼气处理项目”中,储液池体积在可行性研究报告中申报为3000立方米,招标设计方案是525立方米,实际施工仅为55.13立方米;厌氧反应器申报是1000立方米,招标设计方案是93.7立方米,实际施工仅为65.65立方米。项目施工过程中,张某所谓的“配套资金”根本从未投入,配套工程也没有实质性动工,最后更达不到预期效果。

审批和验收是相关职能部门对申请专项资金项目监管的两个关口,负有监管项目建设和资金落实责任的环保局、财政局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审批时未尽到责任,验收时更没有核实工程建设是否符合审批文件规定和合同约定的标准进行实施,导致环保专项资金的浪费。

该案中,临城县环保局和财政局工作人员在申请项目验收时,仅到工程现场走马观花地检查过几次,一味偏听项目负责人的口头汇报,没有深入细致到施工现场对项目完成情况和质量进行深入考察验收。更为恶劣的是,在明知项目未实施或不达标时,临城县环保部门和财政部门竟然为了应付上级考核,仍然想办法出具所谓的“一期工程验收纪要”,使发挥项目资金监督的最后验收关口形同虚设,致使张某得以完全骗取环保奖励资金。

分配混乱审批一路绿灯

“环保专项资金分配混乱,项目申报监管缺失。”临城县检察院办案检察官直言,近几年环保领域专项资金监管渎职案件并不鲜见,暴露出一些地方环保和财政部门对环保专项资金监管流于形式。

据介绍,从临城县检察院调查的多个环保项目的申报、实施、验收情况发现,环保专项资金在申报阶段缺乏有效的政务信息公开环节,使有些符合项目资金使用条件的单位和农户因信息不对称而失去了立项申报的机会;有些不符合项目资金使用条件的单位和农户,为骗取国家环保专项资金,而伪造虚假申报材料。

“职能部门的一路绿灯为申报者套取国家环保专项奖励资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把申报过程当成‘文字游戏’。”办案检察官表示。


现代城市为何有匪夷所思人祸

每一次惨剧发生后,我们都要痛定思痛,都会举一反三,都必然展开各种彻查。相信深圳应该以后不大可能有这种山体滑坡了,但其他人祸,会不会就主动消失了呢?


万科被抢,看经济与金融变化

在这场大戏中,最可怕的风险企业品牌与豪赌中可能发生的金融风险。无论保监、证监声音都不响亮,没有底线思维,万一发生巨大风险,谁来收拾?谁来担责?


鲁迅退出学生课本了么?

改革开放后,我们汲取世界先进的文化养分,包括让西方世界的优秀文学作品进入教科书,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了鲁迅等中国经典作家作品,更不意味着放弃了革命传统教育。


为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

如果把皇帝与太监视作一对政治隐喻,那么我们将会发现,“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一规律,几乎适用于所有专制权力体系。在此体系之中,最善于作恶的那些人,做起恶来穷形尽相、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那些人,以及为维护体制而竭尽全力、无所不用其极的那些人,未必是最大的权力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